魔术?

怎么可能!

程阳是单纯无知,但并不代表着涯凡他们没有见识。

再怎么说,涯凡他们也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别的本事虽然没有,但眼力劲还是有一些的。

任赔一行山匪诡异的消失,别的人都是一脸见鬼的模样,但唯独属于朝阳酒馆的人却都一副丝毫不意外的样子,淡然的表情好像这种事情司空见惯般,涯凡他们猜测,倘若这是觉醒者的能力,那也应该就是和朝阳酒馆中的人有莫大关系。

其中,亚当斯的嫌疑最大。

朝阳村中的村民都知道,亚当斯他们是在三年前来到这里的,然后就在这里开下这家酒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也没有清楚他们的目的。

可以说,除了名字和样貌,他们对于亚当斯等人是一无所知。

方才没有注意,现在想起来才有些细思极恐,每次任赔一行人的出现,朝阳酒馆的人好像就没有任何害怕的样子,全然都是一副不在乎的态度。

联系起刚刚的事情以及自己在亚当斯面前的显摆,涯凡猛地望向亚当斯,目光中流露出浓郁的恐惧。

在出手的时候,亚当斯就知道村民会有这样的反应,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在这里呆了三年的目的,完全就是为了等待像程阳这样拥有巨大潜力的新星,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离开。

“亚当斯,你这就是魔术吗?”崇拜的看着亚当斯,程阳满脸兴奋的样子,以他的单纯,完全看不出这就是亚当斯的能力。

“算是吧!”无视掉村民的惊惧,亚当斯微笑着解释。

“哇,亚当斯,你真厉害,你把他们变去哪里了?”目光火热,程阳激动的追问。

“世界这么大,送他们去外面看看,日后有缘的话,你可能还会在新世界中遇到他们的。”对于程阳,亚当斯总是很有耐心。

“哇,这么好玩,日后想要出去旅游的话是不是可以找你了?”不曾注意贾尔等人发黑的脸色,程阳继续问道。

“当然可以,我能预感的到,你会有机会的!”亚当斯脸上的微笑也是稍微僵硬了一下,但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开口道。

“真的么?那可是先谢谢你了。”程阳的兴奋以及单纯劲使得贾尔他们的额头上都是冒出虚汗。

“好了,也该我们吃饭了!”有些受不了程阳的小白,塞斯尔拍了拍额头建议道。

“吃的吗?真是太好了,塞斯尔,我要喝一大锅牛头汤,再给我准备一百多斤熟牛肉。”听到吃的,程阳看向塞斯尔赤裸裸的目光使得后者吓出一身冷汗。

老大,你选的程阳小子真的靠谱么?

至于多费和加里等人,都无力吐槽了。

气氛渐渐缓和了,不过与以前相比,涯凡他们看向亚当斯等人的目光中已经多了一些什么,原本大大咧咧的汉子,对他们的态度也带了些生硬,这或许就是敬畏吧!

朝阳酒馆还是以前那个酒馆,不过酒馆中的人再也不是以前的那些人了。

不知不觉间,程阳已经在朝阳酒馆呆了五六天,这些日子,他和亚当斯他们也熟的不能再熟了。

“亚当斯,做我的伙伴吧!我们一起去新世界冒险吧!”一个礼拜后的餐桌上,心血来潮的程阳突然真挚的对亚当斯说道。

“哈哈···”

闻言,不仅是亚当斯,就连贾尔他们也都是大笑起来,程阳来到这里,总能时刻让他们欢喜。

“你们笑什么么?我是认真的!”程阳猛地吐下一大块牛肉,有些生气的抱怨道。

“程阳,你是怕饿着,所以想要塞斯尔当你的私人厨师吧?”饮下一杯红酒,加里大笑道,平常高冷的的他,在这个时候总是比任何人都要活跃。

“事实上,我才是塞斯尔的伯乐么!”被加里说破,程阳脸色微红,但也没有恼怒。

“哈哈···”

听到这个,大家笑得更欢了。

“你们别笑了,我这个饭量是真的需要找个厨师当伙伴的!”啃着牛肉,程阳一点也不觉得难为情,本来就是么!

“我知道,但你当着亚当斯的面挖他墙角这样合适么?”将酒杯倒满,加里觉得自己要乐死了。

“这个···所以我才叫亚当斯一起的么!”或许是为了照顾亚当斯的感受,程阳开始强行解释。

“但你不需要我们这样的伙伴,你需要的是和你在同一个时代的伙伴,现在还早,等你在新世界的时间越来越长,你的伙伴也会越来越多的。”喝下杯中的红酒,加里继续说道。

“可我现在没有厨师当做伙伴,在新世界根本就走不远,因为我太能吃了。”提起这个,程阳眼中充满担忧,在这里已经耽搁了一个礼拜了,他还是要去寻找鲍勃呢,尽管亚当斯告诉他鲍勃可能离他有一些距离。

“好了程阳,你也不用担心,虽然塞斯尔是不会加入你的,但我知道在安镇有个叫欧文的厨师,他可以当做你的伙伴。”为了防止自己不被挖墙脚,亚当斯只好开口为程阳推荐其他人选。

“欧文?真的吗?我小时候有个伙伴就叫欧文呢,他的前世可是食神系统,比塞斯尔都厉害多了。”闻言,程阳满脸兴奋,打击的话语使得塞斯尔满脸尴尬。

“是么?那你可更得去看看了,万一就是你小时候的伙伴呢!”亚当斯脸上的笑容总是充满深意。

而在这个时候,阿德诺也提过来一个非常大的包裹,随即放在程阳旁边。

“程阳,这是塞斯尔为你准备的食物,吃完这顿饭你就可以离开了。”

“一个礼拜已经到了吗?这么快呀,好舍不得大家啊!”看着小山一样高的食物,程阳眼睛有些湿润,亚当斯他们对他实在是太好了。

“舍不得?再舍不得走我们都要去喝西北风了。”翻翻白眼,贾尔郁闷道。

“一个礼拜你就把我们半年的食物都给吃光了。”想起已经空荡荡的家底,塞斯尔也是一阵胆寒。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啊!冒险总是充满刺激的,而你也需要去写下自己的热血故事!”亚当斯感慨道。

“我能计算的出来,以后我们还会在新世界中见面的。”即便没有去拨弄算盘,多费还是说了这么一句。

“等到相遇的时候,可不要让我阿德诺失望才是!”拍了拍程阳的肩膀,阿德诺给了后者一个熊抱。

“大家放心吧!我可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一定会当上主角的,那时候我就能够重新修订这个世界的规则,大家想要什么角色,都包在我身上了。”锤了锤自己的胸膛,程阳承诺。

“程阳,你要记得,有时候弱小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了变强的勇气。”看到程阳背起包裹,亚当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新世界强者太多了,尽管他看好程阳,但依旧提前打预防针了。

“我知道了,那么大家有缘再见了。”朝着亚当斯等人挥了挥手,程阳便朝着亚当斯所指的方向走去。

如今,没有丰富的经历,程阳还无法咀嚼出亚当斯话中的真意。

而亚当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属于程阳的路,还是需要他自己去走。

只是程阳的背影让亚当斯知道,尽管那道身影看起来依旧弱小,但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在新世界中暂露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