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峰,彼特,你们为什么拦着我,我都快要揭穿那个家伙的真面目了。”街道上,程阳挣脱开谷峰和彼特的阻拦,有些生气的说道。

“你真是个白痴啊!从你们所提及的我就知道,以那家伙在这个镇子的威信,根本就不是几句话就能够扳倒的。”早已从程阳彼特那里了解到霍尔的事迹,谷峰冲着程阳吼道。

“虽然我还没有看出什么,但我怎么都感觉到这件事情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身体中总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打了一个寒颤,彼特脸上略显担忧。

“我知道你们心中想说什么,那家伙的事迹给我们的感觉就是太过太伟大了一些,身上完全就没有一丝缺点,完美到让人发颤。”谷峰神情略显沉重。

“这是这种感觉。”彼特附和。

“管你们什么感觉呢,我们现在要先去救出欧武,再将那些山匪抓来,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够揭露这家伙的伪装面目了。”在欧文讲述他的经历时,程阳也知道他们是在什么地方遇袭的,再加上从谷峰的话中知道欧武有危险,程阳心中也是非常焦急。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和你们一起去。”除了赞同程阳的建议,彼特也是自告奋勇道。

“也只能这样啊!”略作思索,谷峰也点头同意。

“欧文,我一定会来救你的。”朝着复仇餐馆的方向望了望,程阳攥紧拳头坚定的说道。

当下,程阳三人便走出安镇,朝着欧文所讲述的地方走去。

“呀呀呀,终于是走出来了。”

“还真是让我们一番苦等啊!”

程阳三人刚刚走出村口,前方便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随即道路两旁,走出一行人,看他们的凶悍打扮,三人都不难认出,这是一伙山匪。

“这个声音,我有些熟悉,就是我在厕所中听到的声音。”看到这一幕,谷峰眸子一缩,然后确定的说道。

“原来躲在厕所中的小鬼就是你啊,给我们带来这些麻烦,你真的是有些厉害呢!”带头之人好奇的盯着谷峰看了几眼,然后声音中带着赞赏,他叫做宋伟,正是和霍尔交谈中的一个。

当然,他并不知道谷峰能够听到他们谈话是误打误撞的原因,他们都以为谷峰是有备而来呢!

“这么说,你们知道有人躲在厕所里了?”闻言,谷峰语气一窒,随即不确定的问道。

“没点眼力,又怎么能在新世界中混的顺风顺水,虽然当时你藏在厕所的大梁上,但我们进去的瞬间,地上的那只小黑狗可是一直盯着你的位置在看呢,哪怕你是一把很小的利剑,但也逃不过我们的观察,依我看,你是剑之觉醒者吧?”冷笑间,宋伟就将事情的真相猜出来一个大概。

呃!

谷峰和程阳三人脸上同时流出冷汗,通过一只动物就能确定厕所房梁上有没有藏着东西,还能看出谷峰的能力,眼前的山匪是何等惊人的观察力和敏锐的感觉,又是何等的自信。

“这么说,你们在知道谈话暴露之后,就让霍尔重新将新币带了回来,就是为了打消欧文的疑心,而且以霍尔在安镇的威望,你们知道我揭穿他的面目肯定不会成功,相反还会被激怒的村民赶出安镇,所以你们就等在这里,想要除掉我们这几个唯一的知情者?”抓住谷峰和宋伟二人谈话关键之处,程阳就将事情的大概猜了出来。

“很不错,没想到你年级不大,倒是有些聪明呢,但好像就是太莽撞了,怎么样?你们是选择自己投降,还是要我亲自动手呢?”戏谑的看着程阳三人,宋伟淡淡的说道。

“你们这群该死的山匪。”本来就一肚子火气,此时再看到宋伟那种懒洋洋的脸色,程阳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火气朝着宋伟冲去,他想立刻马上的打飞后者。

“哈哈,来的正好,让我们兄弟帮你活动活动。”

“你们别和我抢,我可是有段日子没有出手了。”见状,宋伟身边的山匪争先恐后的走了上来。

“程阳,别冲动啊!谷峰,你快过去帮帮他啊,你可是觉醒者。”见状,彼特脸上带着焦急。

他不知道程阳的实力,看到此时程阳冲向山匪,心中自然满是担忧,在他看来,要解决这些山匪,也是需要谷峰出手才可以的。

“那吃货虽然白痴,但还是很厉害的,你就放心吧!”拍了拍彼特的肩膀,谷峰没有一丝想要出手的意思,他到现在可还饿着的,按照程阳不吃饱不干活的道理,谷峰才不懒得上去帮忙呢。

更何况,几个山匪,虽然观察力不错,但哪里会是程阳的对手。

在谷峰心中,都想着如何利用这些山匪扳倒霍尔那个老家伙了。

看到谷峰没有任何出手的意思,彼特摇了摇头,然后准备出手帮助程阳。

他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好歹接受过训练,身体素质相当不错,能够勉强对付一两个山匪,也能替程阳减轻一些负担。

“浪击!”

但彼特才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程阳的吼叫,随即他便震撼的看到,程阳仅仅一拳,就将迎面而来的五名山匪轰飞了出去。

“好···好厉害!”脸上流出冷汗,彼特下意识的喃喃道。

自从认识以来,他就从没有见过程阳出手,在加上程阳是路人角色,以及欧文提过后者是学健身拳法长大的。

所以,在彼特的意识中,程阳应该就和他都是属于普通人。

但他没有想到,那个一向喊饿的吃货,竟然是这么的厉害。

“这个白痴的力量怎么比前些日子还大了些,真不愧是个吃货。”看到这一幕,谷峰脸上也是露出一丝诧异。

“觉醒者?真他妈的倒霉。”

“这小子的力气也太大了吧!”

“到底谁他妈才是山匪?这小子才适合做山匪。”见到如此暴力的程阳,刚刚冲出来的山匪顿时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气急败坏的骂骂咧咧。

被程阳一拳轰趴下,如此暴力的手段,都使得这些山匪有些怀疑人生了,当即心中就觉得,与程阳的粗暴相比,他们以往的形象还真是太温柔了。

“你竟然也是觉醒者?”见识到程阳的实力,宋伟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然后不确定的问道。

“我可是力之觉醒者,赶紧把欧武交出来,否则的话,我就要打飞你。”一拳解决掉宋伟身边的山匪,程阳怒气冲冲的喊道。

“欧武?你说的是那个白痴的弟弟啊?”脸上露出嘲讽的微笑,宋伟把玩着手中的凹凸镜笑道。

“你给我闭嘴,欧文才不是傻子呢!”提到欧文,程阳就怒火冲天,然后朝着宋伟一拳轰了过去。

“浪击!”

这是程阳的奋力一击,带着欧文对自己误解的委屈,带着对恶贯满盈山匪的憎恨。

后者的速度很快,电石火光之间,程阳的拳头就打在了宋伟的脸上。

但让程阳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拳,他根本就像是打在空气上一般,并没有那种打在实体上的畅快感。

而更让他惊恐的是,他的拳头,甚至是身子,都从宋伟的身体中穿透了过去。

从程阳的攻击打在宋伟身体上开始,后者的身子就好像是已经融入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