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尔的声音有些平静。

甚至,在说出这话的时候,后者的嘴角都带着笑容。

但就是这没有任何波动的话语,瞬间就在哈利这些村民耳边炸响。

所有村民都愣住了。

随即眸子中全都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就连强壮的身子都是有一丝摇晃。

“胡说些什么!”

“不可能,我不相信,怎么可能会是这样!”

“霍尔先生,你一定是在骗我们对不对?一定是?”

“现在这个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身子哆嗦着,老村长哈利黑化的脸色都是极度苍白,随即脸上强挤出一丝微笑期待的望着霍尔问道。

“原本你们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的变成这种没有意识的怪物,没有一丝的痛苦,但却被这几个小鬼给破坏了,如今我只能强行催化你们身体中的毒素,但这样一来,你们只能属于半成品,会拥有自己的意识,会感受到杀戮的痛苦,所以说,要怪就怪他们的。”几句话中,霍尔就将哈利等人心中的期待撕裂的粉碎。

“怎么可能?”

“事情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霍尔先生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此伟大的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呢?”事情转变的如此突然,村民们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还不明白吗?你们只是这家伙的试验品!”再也无法忍受,程阳朝着哈利等人大吼。

“怎么会呢!霍尔先生可是救了全镇的性命啊!”哈利等人依旧无法相信和接受事实。

“霍尔,我要杀了你!”见到霍尔将村民欺骗到这种程度,程阳的身子就朝着后者冲去。

从小在地球上长大,程**本就不敢相信还有人能够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

在程阳心中,从来都没有这么愤怒过,从来都没有这么的想要杀死一个人。

“想杀我?你还是先杀掉他们再说吧!给我杀死他!”看到程阳冲来,霍尔对着哈利这些狂化的村民下达了命令。

闻言,即便哈利等人心中有了抗拒,但是身子已经不再属于他们自身控制,当下便都朝着程阳涌去。

此时,在一拳拳打向程阳的同时,哈利他们眼角边也是留下的懊悔的泪水。

但此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浪击,给我让开!”此时,程阳已经不再留手,也不怕再伤害到这些变成怪物的村民。

但是在将其轰飞出去之后,狂化的村民总是能够站起来继续战斗,根本就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呼哧呼哧!

几番攻击之后,以程阳的体力都是感到一丝疲累,随即闪向一旁,大口喘着粗气。

“哈哈···就这样,给我杀了他!你们不是一直想要杀死他们吗?”看到在村民之间狼狈周旋的程阳,霍尔下命令的同时,也是狂笑不止。

的确如他所说,安镇的瘟疫就是他利用毒素传进来的。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了为村民治疗的机会。

那个时候,他才能将狂暴毒素在治疗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慢慢植入到村民体内。

至于欧文,只不过是顺道带到安镇替他掩护的工具而已,这些村民,才是霍尔的主要目的。

也是他们组织的目的。

双拳、弹击!

程阳一声怒吼,随即将身边的村民全部轰飞出去,强大的力道都是使得一些村民的胳膊断裂了。

但是后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疼痛,再一次朝着程阳杀来。

不仅是程阳,谷峰他们这边也是如此。

他们的攻击根本就无法给村民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即便攻击他们的四肢,甚至是一些要害之处,都不能将这些狂化村民击退。

所幸,以他们的实力还能够勉强对付这些狂化村民,但这样下去,他们肯定是会输的。

因为他们总会有疲累的时候,而这些村民却是不会。

很快,战斗就持续了半个时辰,在这期间,也陆陆续续走来一些看病的村民。

只不过都在霍尔的命令下惨死在狂化村民的手中。

程阳他们有心营救,却也是力不从心。

“谁能救救我,我不想做怪物啊!”

“别来了,我不想再杀人了。”看着无辜的村民在自己面前一个个惊恐的倒下,狂暴村民眼中都是流出泪水。

虽然这不是他们的本意,但熟悉的邻居依旧是惨死在他们的手下。

惨烈悲壮的一幕幕,使得哈利和吴亮这些狂化村民撕心裂肺的惨叫。

尤其是地上躺着的还有他们的家人。

他们都在懊悔为什么没有接受程阳一行人的告诫。

战斗到了这个时候,程阳也已经不记得他打倒了多少村民,打断了多少四肢。

但这些狂化村民即便是胳膊断了,腿断了依旧会朝着他们杀来,狂暴毒素已经使得他们无视掉了身体上的伤害,失去了一切肉体上的痛楚。

“可恶!”看着再一次扑来的村民,谷峰也是将一道剑气射向后者的膝盖处。

但就在此时,被程阳轰飞的吴亮却是提前一步倒在了谷峰身前。

因此,谷峰发出的剑气也是阴差阳错的割在了吴亮的脖子上,随即就将后者的脑袋斩了下来。

至此,刚刚倒下还想爬起来继续战斗的吴亮终于是再一次倒了下去。

“吴亮?”看到这一幕,谷峰脸色一变,然后急忙上前。

“终于不用···不用再···再做怪物了,真···真的好开心,能够···够再次掌控身体的···的感觉,真的是好···好舒服,谢···谢谢你。”挣扎着说完,吴江的目光中就再也没有了光泽。

但谷峰能够看到,在吴亮眼神中没有面对死亡的恐惧,有的只是懊悔、自责,还有的就是解脱。

“吴亮···”看到这一幕,老村长哈利他们也忍不住怒吼了一声。

但吴亮的死去,也使得哈利他们心中有了一个视死如归的决定。

“小鬼们,我知道我没有脸面去请求你们做什么,但是看在这些无辜的村民身上,看在我们想要深深忏悔的份上,就当老夫求求你们,请把我的脑袋斩下来吧!”

“我不想再做这样的怪物了。”朝着程阳和谷峰等人大喊的同时,哈利眼角处也是流下血泪。

“我也不要再做怪物了,求求你们,把我的脑袋也斩下来吧!”

“求求你们了,我不想再杀人了,我真的不想了!”似乎已经明白使得自己停下杀戮的方法,其他村民也都恳求着大喊。

在他们中,有人亲手杀死了自己的邻居,更有人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父母,妻子。

绝望般的自责、愧疚早已使得他们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你们这些白痴,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呢!我们怎么能斩下你们的脑袋呢,那样的话,你们可是会死的。”

闻言,程阳等人脸上瞬间流出冷汗,随即后者一面闪躲的同时,一面朝着这些狂化村民怒吼。

“说的对,你们怎么可能杀死这些无辜的村民呢!你们真的能够下得去手吗?”知道程阳他们找到了狂化村民的弱点,霍尔脸色变了变,随即言语相激。

对此,程阳他们脸色也是闪烁不定。

这一点,正是他们所担心的,即便这些村民有些可恨,但说到底还是被霍尔愚弄了,他们是无辜的,罪不至死啊!

“如今我们这般模样,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求求你们了,我不想再继续杀人了。”

“对于我们来说,继续活着才是一种巨大的痛苦和折磨。”

“小鬼们,求求你们,杀了我们吧!”哈利一声怒吼,然后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朝着程阳他们等人跪去。

内心强烈的自责使得他暂时能够控制住自己的身子,但是很快,身体中的毒素就使得哈利再一次朝着程阳杀去。

“怎么会这样?”

听着所有狂化村民的挣扎请求,程阳四人脸上频频流出汗水。

对他们来说,村民这泣血的请求,还真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