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顿时绝望,从开天的反应它知道楚君归没有说谎。这个距离已经超出了主力舰的火力范围,智者空有庞大舰队,却对楚君归无可奈何。而且想要跨越星系命

中一个人,就是智者也做不到。智者打不到楚君归,楚君归却能随时要了他的命,这就是差距。开天看楚君归仍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问:“主人,出什么事了吗?是王朝那边又有小动作?要不咱们干脆把她给灭了吧!至少在这个河系,还没有发现对

手。”开天倒也不是吹牛,他覆盖的范围比楚君归还要广,就算是王朝最大的星系也都能纳入掌控之中。现在开天和楚君归完全就是另一个物种,可以说是本土宇宙的帝斯诺。作为雾族,开天对人类没有丝毫的敬畏,更没有什么香火情分,反而从一开始就认为人类属于原始的低等级物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王朝还有人想要给楚君归添堵,那就真是找死了,就如那些情报部的人一样。楚君归还算念旧,没有采用太过激的手段,就是把执行层的人全灭,然后等王朝上层自己反省。如果上面那批人不傻,在了解了基地发生的一切后,应该自己会处理掉情报部里那些想要把楚君归扣下的人,并且会想方设法的让楚君归知道这些人已经被干

掉了。见开天问起,楚君归摇了摇头,说:“王朝不会再找麻烦。我是觉得,我们好像忽略了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在真实梦境里,有什么存在在有意地影响我们的

意识。”“我也有这种感觉,回来之后好像思维变得清晰了很多,在真实梦境里就跟做梦一样。对了,我想起来了,海瑟薇好像一直想要跟您说什么,但是好像始终没

有说清楚。”开天一提醒,楚君归也反应过来,立刻联系海瑟薇。他从苏醒就开始处理情报部的那些人,然后又感到智者和道哥这里,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小公主怎么样了

。毕竟光年变成雾族舰队是大事,晚来一天,就可能多死上百万人。

此时跨星域通讯对楚君归和开天来说已经不再是难题,楚君归直接造了一个虫洞通讯塔,然后接通了海瑟薇的通讯。

片刻后,小公主的影像就出现在楚君归面前。不过此时的她没有丝毫重逢的惊喜,而是脸色苍白,眼神中流露着恐惧。

此时海瑟薇也经历了比较全面的调整,可以算是半个帝斯诺。所以建立联系后,她直接就送了两段信息过来。

一段是奥斯汀的记忆,他在最后的避难所里见到了真正的黑白花兔子,最后看到兔子流下两行血泪。

现在的楚君归自然不会在因为无法理解而产生幻觉,直接看到了血泪背后的含义:不要研究衍生天灾!第二段信息则是黑白花兔子给奥斯汀的帝斯诺历史。这段历史和楚君归此前在真实梦境中看到的历史有一个明显不同。楚君归看到的帝斯诺历史中,衍生天

灾第二次出现是在一个极为遥远的宇宙边缘,一位酷爱旅行的帝斯诺在经历了漫长的旅程后才偶然发现衍生天灾再一次出现。

而奥斯汀看到的历史中,衍生天灾第二次出现是在帝斯诺的实验室里!

也就是说,如果奥斯汀看到的是真正的帝斯诺历史,那么衍生天灾再次出现其实是源于帝斯诺的研究!

衍生天灾的第二次出现直接导致了几个最强大的帝斯诺陨落,而帝斯诺经过上百万年的苦战后也不敌衍生天灾,输掉了种族的命运,也输掉了宇宙的命运。

问题是,楚君归在真实梦境中看到的历史是谁留下的?为什么要误导他们这群科技还处于原始状态的人类?

楚君归瞬间想到了艾格投放概念的举动,以及刚刚智者无意当中说的话,隐隐地有了答案,只不过他是在不想面对这个答案。

开天脸色苍白,说:“我们……好像一直在研究衍生天灾……”

开天似乎想到了什么,身体微微颤抖,说:“我……我不会是……”

这个想法太过恐怖,开天都有些不敢说出来。海瑟薇眼中的恐惧越来越明显,突然她似乎发出无声的惨叫,然后整个人如同蜡烛般融化,化为一滩清水。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楚君归和开天都忘了惊呼,楚君归瞬间反应过来,真想不顾一切直接穿过虫洞赶到海瑟薇身边,就看见那滩清水中又徐徐升起一个身影。那是一个女人,眉目间依稀有海瑟薇的几分影子。不过从周围环境对比,她比海瑟薇要高出十倍。她有着无法形容的气质,在无数人类数据中楚君归从未见

过类似的面孔。最醒目的,就是那双流淌着漩涡的暗红色眼睛。楚君归忽然明白,自己又一次看到的是不真实的影像。海瑟薇没有融化,这个女人也不是从水中生出的。是因为感知到的一切超出了楚君归的理解,所以意

识自动用能够理解的方式进行了处理,就如奥斯汀看到的渗血的墙壁一样。

现在还有楚君归无法理解的东西?

楚君归如坠冰窟,无法形容的恐惧弥漫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不管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部分,只要是楚君归的一部分,就在恐惧,并且恐惧得无法行动。

楚君归艰难转头,看到开天也是一样。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绝对的静止,除了楚君归自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一下。

海瑟薇化成的女人伸手一撕,空间就如一个透明的幕布被撕开,然后她穿过缺口,来到了楚君归面前。

相距几百光年,女人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过来了。女人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脸上充满了好奇,就像个懵懂的孩子。可是她毕竟是普通人类的十倍,要不是道哥这个私人空间是按雾族标准造的,恐怕女人就要

撞到天花板了。

“真是奇异的世界,很多我都无法理解。不,准确地说,几乎所有我都无法理解……”女人想了想,又补充道:“现在。”

“你是什么人?你把海瑟薇怎么样了?”楚君归问。“海瑟薇?呃,你是说这个女人啊……真奇怪,你居然会为了她如此的……激动。你们甚至不能说是一个物种,难道……这就是……爱?”女人的说话方式很奇

怪,声音也很奇怪,悦耳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金属感觉。

“你把她怎么样了!?”楚君归身体颤抖,心中仿佛有一座火山行将爆发,连本能的恐惧都被彻底压制。女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楚君归,说:“你很有意思,我这个表情是代表着有意思吧?在这个河系里你现在已经是生命层次最高的物种了,怎么也会有如此低级的

错误?只要她的概念还在,物质存在形式不是随时可以恢复吗?而且要多少就有多少。”女人身边突然出现了一个海瑟薇,她还带着最后的恐惧,然后看清周围后又显露出迷茫。楚君归刚想冲过去,突然看到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海瑟薇,然后是十

个、百个,一直到塞满整个房间!

楚君归愕然站住。

他知道这些都是源自海瑟薇的概念,所以都是海瑟薇,不分本体和子体,没有哪一个比另一个更正统,也没有哪一个比其他更高贵。数千个海瑟薇同时发出惊呼,如同炸了群的鸭子,又像几十个防空警报同时拉响。但是短暂的混乱之后所有海瑟薇迅速冷静,环顾周围,抢占有利地形,试

图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以及周围这几千个自己究竟是些什么玩意。于是刹那之间,偌大的私人空间中所有稍微隐蔽点的角落都挤了几个海瑟薇,任何能有点地形优势的地方全都占满了海瑟薇。楚君归身边至少有100个海瑟

薇,外围则还有300多个,明显是打算坐山观虎斗,先等里面那100个海瑟薇分出胜负再出手捡便宜。开天周围海瑟薇有几十个,眼神各个不善,不知道是寻求外援还是来挟持人质的,智者身边也有几十个海瑟薇,这些都是起步位置较远,来不及抢占有利地

形,所以退而求其次的。

道哥身边一个海瑟薇都没有,很明显小公主们不知道这大汉是谁,也不清楚他的价值,于是都自动把他忽略了。所有这一切都是瞬间完成,也就是说,所有的海瑟薇都具备近乎瞬移的能力。几千个海瑟薇满屋子乱蹿,快如闪电,居然没发生任何碰撞事故,可见各个都

有不可思议的反应速度。

这些都是楚君归认识的那个海瑟薇,那个接受过调整、整体实力仅次于楚君归、博士、米儿和开天的海瑟薇。

楚君归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那个女人能够瞬间制造出几千个实力不打折扣的海瑟薇,灭掉楚君归也就在反掌之间。到了这个时候,她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女人这时微笑道:“这么多海瑟薇,你要留哪一个?还是都要留下?或者我换个问法,这些海瑟薇中你要消灭掉哪一个?”

这个问题,楚君归真的无法回答。每一个海瑟薇都是海瑟薇,每一个都是真的,消掉任何一个都跟杀掉真正的海瑟薇一样。原本的宇宙中只有一个海瑟薇,但是女人念动之间就变成了几千个

,这就是文明层级的差距。楚君归其实也清楚只有根本概念才算是海瑟薇,这几千个海瑟薇不过是物质表现形式,某种程度上就和克隆人差不多。但他毕竟一直是人类思维,直到最后

一次进入真实梦境才接触到帝斯诺文明,变成了更高的生命层次。人类的固有观念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得了的。

好在女人没有让楚君归为难,所有的海瑟薇都消失不见。

这也算是女人下手消除了几千个海瑟薇,楚君归反而松了一口气。不过经此一事,楚君归也清楚明白了女人压根和他不是一个层级的。女人微微一笑,说:“那么,重新介绍一下,人类一直叫我衍生天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