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野看着手中的行李箱。

他绷紧了下巴,看着苏烟,忽然开了口询问:“你确定想好了吗?”

苏烟一愣。

她绷紧了下巴没说话。

楚天野就嗤笑了一下,然后拎着自己的行李箱下了楼。

“砰”

房门关上。

整个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苏烟的家里这段时间每天回来都有楚天野的存在,可是现在楚天野不见了,整个房间只是少了一个人,少了楚天野那一点点可怜的行李,却好像少了很多,空荡了下来。

苏烟坐在沙发上,眼泪默默的往外流。

这样的生活,真的很好很好,好的她真的舍不得啊!

不知道哭了多久,苏烟这才起身,去卫生间洗好了脸,可是看着镜子里自己红通通的眼睛,她的胸口发闷。

她深吸了一口气,从主卧里走出来,想要进入厨房准备晚餐。

没有了楚天野,以后也要好好生活。

但是打开冰箱后,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原来是这段时间苏烟一直在剧组里,楚天野其实也很少回来,冰箱里早就没有菜了。

苏烟看着空空的冰箱,忽然觉得这个房子太大,大的让她觉得寂寞。

她的眼泪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

就在这时!

门口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苏烟一愣,接着整个人猛地冲到了门口处,就见楚天野推着行李箱走了进来。

他站在那儿看着苏烟,然后询问:“我回来是想着,有句话一直没问题,要问清楚再走。”

苏烟一顿:“你说。”

“你刚说舍不得这样的生活,那么你有没有舍不得我?”

苏烟一愣。

眼泪忽然间滚的更凶了。

她狠狠的点头:“有。”

“有多少?”

苏烟:“……有一点舍不得。”

男人忽然间上前一步,直接搂住了她的腰,用力的低头亲了上来:“有多少?”

苏烟被亲的头晕:“有很多。” 苏烟被抱了起来,直接去了主卧……

“有多少舍不得?”

男人恶狠狠的问道。

“很多,超级舍不得。”

苏烟带着泪光,紧紧搂住他的腰……

……

第二天醒来时,苏烟的眼睛几乎都快要睁不开了。

她动了动,就被楚天野抱进了怀里。

她翻了个身,继续睡。

可楚天野已经凑到她的耳边:“睡够了吗?”

“没有。”

“不,你够了。”

……

又是一阵闹腾,一直到了下午四点,苏烟才终于醒了过来。

她拖着疲惫的身躯,推了推楚天野:“晚上吃什么?”

楚天野笑:“晚上回家里吃饭,今天小檬和小屿都回来了,爸妈喊我带你回去认认亲。”

苏烟:!!!

刚刚还觉得一根手指都动不了的苏烟瞬间弹跳起来,她近乎咆哮的喊道:“楚天野,你怎么不早说?1

楚天野欣赏着她急着洗脸刷牙,化妆的动作,笑了:“现在也不晚,约了六点。”

“六点!!你知不知道从这里去你家就要一个小时!你只给了我一个小时的洗漱时间1苏烟急得团团转:“啊啊啊,我还没化妆,怎么办。”

“不用化妆,你苏烟素颜最美。”

“……”

-

晚上六点。

苏烟紧张兮兮的坐着楚天野的车,来到了楚家。

这还是她婚后第一次登门。

楚家是个庄园,占地很大。

从门口处到楚家父母居住的地方,还要开车五分钟。

她瞪大了眼睛,很好奇的看着前方。

听说楚屿、楚小檬和楚天野三人是三胞胎,那两个人会不会和楚天野长得一模一样?

带着这样的好奇,她下了车,和楚天野一起进入了客厅。

刚进门,她就一眼看到,一个穿着矜贵,西装镶嵌着金丝的沉稳男人站在那里。

是楚屿,也是A国王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