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柄看上去极具威严得长剑,它崭新无比,却有成千上万年的历史,它看起来普通的像一柄将军的佩剑但实则威力巨大!

“真是,一柄好剑啊!”

张小军看着眼前的这柄“绝尘剑”,不禁感叹道。

这确实是一把好剑,虽然张小军只是有感而发,因为张小军对这柄剑并不了解。

可是这柄“绝尘剑”,实乃是名声大噪,特别是在深渊魔界,令妖魔闻之胆寒!

“有了这样的一柄仙剑,我张小军又何惧妖魔!哈哈哈哈!”

张小军得意的笑了起来,笑得嚣张,笑的得意!

“起!”

张小军现在体内的仙气强大,修为达到了天人二十重境界,利用“驭物之术”驾驭这样一柄仙剑完全不再话下,要是换作以前天人二重境界得时候的话,恐怕很难咯,说不定还会被这柄仙剑所自带的仙气反冲!

“这柄仙剑仿佛冥冥之中遇见了它真正的主人!”

张小军非常“不要脸”的自我夸奖着,意思就是自己就是这柄仙剑现在的真正的主人了!

实在是,不要脸到了一定的程度!

在张小军的“驭物之术”下,这柄仙剑缓缓升起,在半空之中摇摇欲坠!

“攻!”

张小军低声一喝,双手作掐诀状,指挥着“绝尘剑”往前攻击!

果然,“绝尘剑”在张小军的驭动之下,猛然之间往前冲击,发出了近乎刺耳的呼啸之声,听之令人心生寒意!

“好剑!”

张小军再度凝聚仙气,做出了更加复杂的动作,让“绝尘剑”时而攻,时而防,时而又绕着整个卧室旋转起来!

咣当!

突然,“绝尘剑”从半空之中咣当一声掉落了下来,把张小军卧室的地板砖都给砸裂了,声音不大,但是挺清脆的!

“我擦勒!”

刚才张小军明明操控着“绝尘剑”稳稳当当的,可是突然就不知道怎么回事,“绝尘剑”就从半空之中掉落下来了,还把自己老贵得地板砖给砸裂了!

这声动静,虽然没有把客厅外面的花小薇和祝青韵惊动到,但是把趴在自己床上的大哈和小白两个小家伙还吓了一跳。

大哈和小白两个家伙的四只眼睛都惊讶的瞪着张小军!

“嘘,别出声,别出声,刚才是个意外,是个意外,嘿嘿。”张小军傻傻的笑了一下,双手又学着电影电视剧中修仙者那样,双手掐诀,再一次的运转起了体内的仙气。

“起!”

张小军又做了一下尝试,他认为刚才应该只是自己的“驭物之术”还不够炉火纯青,所以没能完全的掌握住这柄“绝尘剑”。

再试一次,刚开始还是很顺利,一切都如张小军所想的那样正常的进行着,可是当张小军想要让“绝尘剑”绝对“服从”自己的驾驭的时候,“绝尘剑”仿佛重如千斤,然后在顷刻之间掉落,砸在了地板之上,又把张小军得地板砖给砸裂了。

和刚才一样,就连大哈和小白两个小家伙也和刚才一样瞪着自己。

“别瞪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张小军有点想不通了,明明自己通过“驭物之术”可以很好的驾驭这柄“绝尘剑”,可是突然之间,它为什么就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这是个问题!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

“起!”

张小军轻喝了一声,把“绝尘剑”驾驭到了床上,落在了自己的身前。

“问问玉皇大帝去。”

张小军嘀咕着,拿出了手机。

不过张小军忽然看到了大哈,想起来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自己在大哈破壳而出的那一天,为了成为大哈这只仙宠通灵兽的主人,给它喂了一滴自己的鲜血,完成了血祭,所以大哈才会认自己当主人,那么这柄“绝尘剑”会不会也是同样的道理。

血祭!

一种只存在于仙侠玄幻小说中使器物认主的方式,在现实中也可以使用?

“试试,毕竟人家玉皇大帝那么忙,就不劳烦他老人家了。”

张小军说着,把身子往前挪了挪,然后抬起手,右手的食指悬在了“绝尘剑”的上空。

紧接着,张小军的左手也抬起来,仙气凝聚,形成了一叶弯刀状,一划,一道锋利的气刀划下来,直接在张小军的食指上划开了一个口子。

张小军的力道倒是掌握得非常精准,不深不浅,刚好合适。

一滴鲜血在口子上形成。

嘀嗒一声,张小军右手食指上的那滴鲜血瞬间滴落。

此时此刻张小军的神经紧绷,几乎可以预见下一秒要发生什么!

大哈和小白也是瞪着大眼睛,一个个都是一副期待的神色,仿佛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十秒钟,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滴鲜血徜徉在“绝尘剑”的剑刃之上。

三十秒钟后,张小军的眼中充满了深深的怨念。

原来……难道……仙侠玄幻小说中的血祭,都是骗人的吗?

一分钟后……

“妈的,我还是去问问玉皇大帝好了。”

张小军一脸的不高兴,打开了仙界版支付宝。

可是就在张小军打开仙界版支付宝的那一刹那,身前的“绝尘剑”剑刃之上,红光大耀!

“我了个草!”

张小军被这突然的变化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后退了一步,然后,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

“嗷~”

小白低沉的痛苦的叫了一声,因为张小军刚才警告过不要太大声,所以它不敢叫太大声,这种憋着的痛叫,听得张小军头皮发麻!

原来,自己不小心踩到了小白的尾巴!

“哎呀,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张小军连忙给小白道歉。

然而小白一脸怨恨的看着张小军,那样子仿佛就是一副这样的表情:老子当初救了你,你就这样对我?

反正张小军觉得好尴尬,可是身前这柄“绝尘剑”剑刃之上的红光强盛的使得张小军顾不得这时候的尴尬。

张小军认真的关注着这柄“绝尘剑”上发生的一切,只见刚才自己滴落在“绝尘剑”剑刃上的那一滴鲜血开始扩散了起来,直到血红之色覆盖了整个剑身,“绝尘剑”上的红光更加的强烈,它似乎在抖动,而张小军的心里仿佛有一丝丝的感应,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张小军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这是来自“绝尘剑”和自己之间的共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