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小时后,张小军和花小薇、祝青韵终于回到了南华宜城小区,简单的吃了一个饭后,就回到了家里。

一回到家里,张小军就直接一头钻进了卧室里。

“小军,你说那团黑色气体又来了怎么办啊?”

客厅里,花小薇突然对张小军问道。

“应该不会来了,放心吧。”

张小军可以保证,那团黑色气体肯定是不会再来了,因为黑姬已经被自己干掉了,哦不,应该是已经被自己那金色物体的火焰给烧死了!

张小军回应了花小薇后,便掏出了手机。

客厅里。

花小薇看了一眼张小军卧室的方向,然后来到了沙发前。

“青韵,你说小军今天是不是有点怪怪的啊?”

花小薇向祝青韵问道,今天花小薇总感觉张小军有点不对劲,那团黑色气体为什么会把自己两个人和张小军带到了那山林里面?

最重要的是,张小军今天竟然一点都不慌张,一直都是一副很淡定的模样,花小薇和祝青韵两个人都快被吓坏了好吧!

刚说完感觉张小军怪怪的,花小薇就看到了祝青韵的脸色,同样是怪怪的。

祝青韵看着花小薇,说道:“小薇,我不知道小军今天是不是怪怪的,可我发现,我自己都怪怪的?”

“怎么了?”花小薇疑惑的问道。

祝青韵指了指茶几的一个边缘角,那块厚厚的玻璃已经被蹭掉了一角!

“我刚才,不小心碰到的。”祝青韵一副震惊的神色说道:“可是我的手没事。”

“啊!不是吧!”

花小薇几乎都不敢相信,这茶几的那一角,玻璃那么厚,祝青韵怎么可能不经意的蹭了一下,就蹭掉了一个角,这玻璃是泡沫做的?

“真的,我就这么轻轻的碰了一下。”祝青韵一脸无辜和疑惑的说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了……”

“吓死我了,容我喝一杯水压压惊!”

花小薇调侃的说了一句,然后拿起了刚刚祝青韵倒好的一杯水。

这被子,是玻璃的!

花小薇拿起杯子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感觉手上有一股很强劲的力量,而且一会强,一会儿弱,一会儿又恢复了正常,搞得花小薇的心里慌慌的。

“小薇,你怎么了?”

祝青韵见花小薇有点异常,便问道。

花小薇皱了皱眉头:“我的手,我的手上。”

“你的手怎么了?是水太烫了吗?”祝青韵又赶紧问道!

花小薇赶紧摇了摇头,她已经被自己手上的这一股忽强忽弱的力量快给折腾坏了。

“啊!”

突然,花小薇尖叫了一声,手上一股特别强劲的力量袭来到手掌之上。

哗啦!

在花小薇手中的那个玻璃杯子,瞬间就碎了,里面的水四处洒落在茶几上面。

在卧室正准备进入仙界版支付宝的张小军听到了花小薇的这一声尖叫,立刻就从床上蹦了起来,然后打开卧室的门,冲到了客厅。

“小薇,小薇你怎么了?”

张小军来到客厅之后,只看见茶几上面到处都是水和碎玻璃渣滓,就连花小薇的一只手上都还有玻璃渣子。

祝青韵赶紧从抽纸里抽了一张纸巾,给花小薇轻轻的擦拭点了她手上的玻璃渣子和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小军有点不明所以的问道。

花小薇撇了撇嘴,道:“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然后就,就一不小心把这个杯子给捏碎了。”

一不小心,就把杯子捏碎了……

花小薇的这个一不小心有点猛啊!

“小军,刚才,刚才我也不小心蹭掉了茶几的一个角。”祝青韵也是如实说道,她们两个现在已经有点慌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两个人完全不知道,都还一直被张小军给蒙在鼓里!

现在,张小军有一种告诉花小薇和祝青韵两个人真相的冲动!

可是张小军很担心啊,担心花小薇和祝青韵两个人有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告诉也不是,不告诉也不是,这可如何是好?

张小军现在心里简直乱如麻!

“罢了,还是告诉她们两个吧,暂且先告诉她们一部分,隐藏一部分,这样一来自己的所有秘密也不至于都被别人知道了。”

张小军心中暗暗想着,该如何跟花小薇和祝青韵她们两个人说起。

“小军,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一种浑身都是力量的感觉?”

这个时候,花小薇向张小军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张小军微微愣了一下,但是张小军沉默着,没有说话。

“小军?小军?小军?”花小薇见张小军没有反应,又多喊了几声。

“啊?”

张小军回过神来,心一沉,便说道:“小薇,青韵,接下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说罢,张小军抬起一只手来,运起了体内仙气,从手掌之中慢慢的漂流而出,看上去就像是一缕又一缕的白雾,但是很祥瑞,不像黑姬那样的黑雾,杀气腾腾。

那一缕又一缕的仙气席卷茶几,洒落在上面得水和玻璃渣子都被张小军以“驭物之术”操控了起来,然后朝着垃圾桶扔了过去。

这一幕,看得花小薇和祝青韵两个人是目瞪口呆,就像是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不是像,这分明就是不可思议!

“小军……你……你你……你……”花小薇微微的张开嘴,脸上尽是一副惊讶之色,她完全不明白,张小军是怎么做到刚才那一幕的。

“可能你们会觉得很不可思议,但是从今后开始,你们也有机会做到我刚才所做的那些。”张小军严肃的说道:“其实你们两个,已经死过一次了!”

已经死过一次了!

花小薇和祝青韵听到这儿,脸色煞白,什么叫已经死过一次了?难不成自己现在是鬼?

可是花小薇抓住了祝青韵的手,分明感受到了真实的存在。

“小军,你这,你这话,这话是什么意思?”祝青韵忐忐忑忑的向张小军问道。

就张小军刚才展示出来的能力,已经把祝青韵给吓到了。

当然,花小薇也同样是被吓到了,如果张小军不是她们两个人很熟悉的同桌的话,恐怕两个人已经被吓晕过去了。(未完待续。)